分类
新利体育app

裘索:检察建议不能单靠“柔性化”,个别被建议单位言之凿凿,行动打折

“我是妇女界别委员,同时也是一名法律人。我有责任在顶层制度设计方面,为女性和孩子们做一些事。”

裘索委员
在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上,荣获去年“优秀提案奖”的裘索委员接受了记者的专…

“我是妇女界别委员,同时也是一名法律人。我有责任在顶层制度设计方面,为女性和孩子们做一些事。

裘索委员

在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上,荣获去年“优秀提案奖”的裘索委员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记者在会场见到她时,她刚完成一段公差返沪,但依然看起来神采奕奕。谈起那篇助推上海全国首创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的获奖提案――《关于修改,进一步加强防范未成年人被性侵害的建议》,裘索感言:“上海是一座国际化大都市,我们应当用更先进、更科学的法治力量,去保护更脆弱、更易受伤的群体,让工作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更少后顾之忧。

今年,她与其他委员一起,共同关注如何更好发挥检察建议问题。裘索呼吁:检察建议不能单靠“柔性化建议”,要通过顶层制度设计,倒逼行政机关和检察机关重视检察建议的监督作用。

个别被建议单位“言之凿凿,行动打折”

Q:

在本市检察建议回复率大幅提高,并在一些领域取得良好效果的成绩中,您发现了怎样的新问题,启发您写出这份提案?

A:

我们调研发现,囿于“检察建议”发出后,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督落实机制,个别社会组织、乃至行政机关一看是“建议”,就敷衍了事。有的单位回复得言之凿凿“要大力整改”,但实际行动却大打折扣。

这显然与检察建议作为检察机关重要法律监督方式的“严肃性”是不匹配的。其核心在于强化检察建议刚性,加强对检察建议相关事项的跟踪落实,为此,我写出了这份提案。

应以制度倒逼检察建议更受重视

Q:

您认为,在顶层制度设计方面,能否进一步完善,以期倒逼行政机关重视检察建议的监督作用?

A:

诚如《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指出:“现在,检察机关对行政违法行为的监督,主要是依法查办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涉嫌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案件,范围相对比较窄。而实际情况是,行政违法行为构成刑事犯罪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乱作为、不作为。”

检察机关对行政机关制发检察建议,往往针对的就是这种“乱作为、不作为”。由此可见,对此类检察建议,行政机关没有理由不重视。检察建议在相关领域的实效保障,单靠“柔性化建议”显然是不够的,亟需通过顶层制度设计,去倒逼行政机关和检察机关重视制发检察建议和检察监督的作用。

行政公益诉讼是“里程碑式进步”,应依法提起

Q:

我们注意到,您在提案中提及:对检察建议不落实或落实不到位又无正当理由的被建议单位,符合起诉条件的,检察机关应依法提起公益诉讼。但现状是,检察机关主要还是以制发诉前检察建议的形式开展检察监督,对此您怎么看?

A: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明确指出:“由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有利于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完善行政诉讼制度,也有利于推进法治政府建设。”

长期以来,我国的公益维护体系相对薄弱。由于部分诉讼主体缺乏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动机和能力,一些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受损害又缺乏适格的行政公益诉讼主体,致使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状况得不到及时纠正。而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的建立,补齐了现行公益维护体系的短板,能最大限度地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此外,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对于进一步健全行政权力制约和监督体系有重大意义。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的建立,创设了一种机关监督机关的新型司法监督模式,是司法治理建设中一次里程碑式的进步。

记者 | 夏天 胡蝶飞 季张颖

摄影 | 汪昊

编辑 | 王菁